林檎

不如归去

煮一壶生死悲欢寄少年郎。

互相伤害和膈应,都不要对方好过,我不知道是谁的错,稀里糊涂的就被判刑 ,每句话和每个眼神动作,都是刻意的,我又不是单细胞生物。放弃和丢开你吧,也许就不用再含痛扮演假面


寤寐思服,转辗反侧